行业动态

News
首页 >

“三星堆”多个商标被抢注注册费几百元转手叫卖几百万

发布时间:2014-09-04 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2263

 三星堆博物馆启动全域保护措施,将申请国际注册

 近日,一个名叫曾德先的人,通过微博转让“三星堆”商标。商标注册人是德阳市一个商标事务所,而非三星堆博物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自称“猎标人”的曾德先,手里握着多个“三星堆”商标,“至少也要卖两三百万”,曾德先说。

“他跟我们接触过,想我们把这些商标都买回来,但我们拒绝了。”三星堆博物馆负责商标事务的钟科进说。

商标被抢注

“三星堆”启动全域保护

“我们三星堆管委会2003年成立,随即就展开了‘三星堆’系列商标的注册工作,当时共申报了44类。”三星堆博物馆林维介绍,虽然申报了这么多,但不是所有的子选项都注册了。

“每个大类一般只选10个子项目,多选一个就要多给钱。”钟科进说,要是把所有子选项都申报完,估计要花上百万元。

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,得知“三星堆”部分商标被抢注后,三星堆博物馆随即启动了全域保护措施,“目前已经委托成都一家商标机构全面梳理,全域保护,并将申请国际注册。”

自称“猎标人”

曾抢注“华西汽车”

“我们这些商标都是捡漏来的,正当渠道。”曾德先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违规的地方,“我们是专业的商标机构,我们更关注那些已经出名但后来到期没有续展注册的商标。” “网罗优秀人才的是‘猎头’,我们是‘猎标人’,四处搜罗被遗忘的知名商标。”曾德先说,除了“三星堆”系列商标,他手里还握有“川粮”、“西康”、“天果”等商标。“川粮”原为四川广安一家酒厂持有,“西康”商标原是青海西宁一家酒厂持有,“天果”商标是河南新乡一家粮油公司所持有,这些都是到期没有续展注册而被曾德先“捡漏”的。

“这些商标我都在寻找买家,想要转让出去。”曾德先说,有人给1万元买西康商标,“也太小看这些商标了,再加一个零我都不考虑。”

在商标“捡漏”中,也有让曾德先很郁闷的时候,“华西汽车”商标至今都还没有寻找到买家。“华西汽车”商标原由一汽客车(成都)有限公司持有,因商标过期未续展注册被曾德先获得,后者将商标续展专用权延至2018年。“我去找他们谈,开价50万转让给他们,但他们没有接受,最后就不了了之了。”曾德先说,这是他从业生涯中一个很失败的案例。

注册费800元

转卖利润高但成交少

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说,“我们对这种抢注商标行为表示谴责,但也希望商标能够用到实际当中,真正名符其实。”

“我也想让商标在实际中得到很好的运用。注册商标后,我就和相关领域的企业洽谈,比如‘三星堆’种子商标,我就和广汉当地一家种业公司洽谈了,他们很感兴趣。”曾德先说,还有酒、茶等商标,都在寻找合作方,“但目前的效果不理想。”

“他抢注这些商标就是为了转卖从中谋利。”钟科进说,曾德先曾经通过相关渠道和三星堆博物馆联系过。“暗示过我们,只要花钱,他就把商标转给我们,但我们不愿接受这种方式。”

对于钟科进的说法,曾德先并不避讳。“我是个商人,我现在的工作就是‘猎标’,这也是我的生计。”就所持有的“三星堆”系列商标,曾德先说,“整体打包转让的话,至少要两三百万。”谈到他注册这些商标的成本,曾德先毫不掩饰地说,“直接成本800元一个大类。”